有些癌症是可以治愈的,如何衡量治愈的实现

作者: 医学科学  发布:2019-11-13

一,癌症的“治愈”,两种情况第一,就是通过各种治疗,病灶消失,机体内检测不到癌细胞。并且长时间不再复发,直到宿主因其他原因去世。第二,就是通过各种治疗,肿瘤病灶仍然存在,机体内仍有癌细胞。但是肿瘤不再进展,处于停滞状态。这样可以长期维持,直到宿主以其他原因去世。以上两个,在我们身边现实当中,都有存在。二,怎么衡量“治愈”的实现很容易就想到,“长期不复发”“长期带瘤生存”,“长期”二字怎么考察?我们关心的是肿瘤治疗后立马确认“治愈”了,个人就放心了。如果非得用长期来检验,那不就是等于永远不知道某个具体肿瘤是否治愈了吗?“长期”似乎让我们进入了“肿瘤是否治愈不可知”状态。但是,如果一定要用当时的某种治疗结果说事,比如“肿瘤病灶消失”、“机体检测不到癌细胞”、“癌症生物学指标好转至正常”,又是非常靠不住的衡量方法。这个我们不用举例大家也都清楚。三,为了解决这个难题,医学上就有个“五年生存率”概念这个概念就是说“癌症经过治疗,五年之内没有复发转移,患者健康稳定”。因为医学发现,如果五年之内不复发的话,大部分患者就基本不再复发了。换句话说,不要“长期”,也不要“即时”,就看五年之内的状况,就算治愈与否了。四,总觉得用五年生存期衡量癌症治疗结果有点缺陷这个过程还是太长。让患者还是经历一个漫长的“忐忑不安”。难道没有更适当的标准让患者有信心判定自己经过治疗,到底有什么结果、会迎来什么结局吗?个人认为,如果治疗以后符合以下情况,就是“治愈”了。第一,外观表现,肿瘤病灶消失或停止进展,机体各项生物学指标在正常范围。第二,内在机制个体感觉身体正常,能够心理平衡,欲求正常,能胜任工作学习任务,和健康人一样融入社会。就是说,如果一个患者在各种治疗后,机体保持着正常的活力免疫力,心情愉悦,积极向上投身于工作,就是“治愈”了

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:微信刷票,收藏本站链接地址:

开栏的话:身患重症,是选择消极等待,被病魔吞噬,还是积极抗争,重获新生?后者又是以怎样的心态面对,选择什么样的抗病策略,有哪些养生秘籍……今天本版新辟《患者自述》专栏,选择刊登一些感人的抗病故事,希望能给读者一些思考和启示。下一个“抗病战士”,会是你吗?本栏目诚挚约稿。 ——编 者

林欣逸,北京青年旅行社官网,久久6热在线视频精品8

●中晚期胃癌的我,竟活了28年的事实,又一次雄辩地说明,有些癌症是可以治愈的。无数事实,早已打破了“癌症是死症”的神话。

1.恶性淋巴瘤:

●这再一次证明,具有丰厚底蕴的中医药,是一支不可或缺的抗癌生力军!只要充分挖掘其潜力,就会结出丰硕的抗癌硕果。

50%的早期淋巴瘤能被治愈

下定决心冲出癌魔死牢

恶性淋巴瘤过去被认为是不可治愈的绝症,但随着近年来靶向治疗药物的问世,恶性淋巴瘤的5年生存率已超过50%。其中早期霍奇金淋巴瘤的治愈率达80%以上。大量临床试验证实,使用免疫化疗后,50%的早期淋巴瘤患者能被治愈,而一半的患者在得病5年后依然可以健康生存。

我是一个老胃病患者,1974年在山东医学院附院确诊为浅表性胃炎。虽做过认真治疗,时好时坏,从未根除。1984年4月,县医院为我查出胃窦癌,并敦促我抓紧到大医院进一步确诊。随后,在济南军区总医院确诊为胃窦癌中晚期,是绒癌,进行胃部切除术。医生瞒着我对家属说:“术后,也就活半年,你要有思想准备。”

2.大肠癌:

此前,我总感觉,胃病不算什么病,心里满不在乎。可现在听说我的胃发生了癌变,且很严重。此时的我,绝望、恐惧、悲伤、痛苦,一起向我袭来。特别一想到“癌症是死症,是不治之症”时,我痛切地感到,人生已到尽头。让我留恋的眼前生活,未来的美好憧憬,对三个未成年的子女的抚育期待,都将化为泡影。心情跌至深渊,彻夜难眠,茶饭不进。这段时间,总是以泪洗面,像被关进癌魔死牢,无法逃脱。

80%的早期肠癌可被治愈

当时,沉浸在痛苦中的我,逐渐理智地意识到,眼泪治不好癌病,也救不了我的命。我联想到许多书藉里和影视片上那些坚强的革命者、英雄好汉,被敌人送进死牢,不是等死,而是千方百计冲出牢笼,获得新生。我要学习他们那种大无畏精神。于是,我面对现实,强迫自己在短时间内调整心态;这时医生也鼓励我,共同努力把病治好!这更坚定了我战胜癌症的决心和信心。以此,我下定决心冲出癌魔死牢,以求新生。

统计数字表明,大肠癌的发病率与经济发展水平呈同步上升趋势。大肠癌与胃癌相对照,有“此消彼长”的趋势。曾经,中国是胃病大国,那是物质匮乏时代的产物。现在,物质丰富时代带来的现实是,胃癌患病率降低,结、直肠癌的发生率增长。专家发现,大肠癌是与饮食密切相关的疾病。高脂、低纤维的饮食结构再加上久坐少动是最大的致病因素。

于是,我迈上了漫漫抗癌之路。从1984年到1988年,一方面,进行了4年的正规治疗——遵医嘱,用医生开的抗癌药;另一方面,我选用中医偏方治疗。4年结束后,西药全停。然后,我间断用偏方及增强免疫力的中药和食品,约3年左右,偏方也停了,共计7年。7年后到今天我仍在医生关照下,进行提高免疫功能的治疗。

作为恶性肿瘤,大肠癌的治疗仍旧是手术、药物和放疗的“三部曲”。而对早期发现的肠癌来说,治愈率可高达80%以上。而且,手术的创伤也不大。对于非常早期发现的肿瘤,腹腔镜手术就可以完成。

今年,我患癌症后已活了28年,打破了“能活半年”的预言,冲出了癌魔死牢!

3.肺癌:

回顾28年病程,简述这些年的做法和体会,也许对患同类病的后人,会有有益启示。

低剂量螺旋CT有助早发现

落实多种抗癌措施

肺癌之所以是“杀伤力最大的肿瘤”,就是因为它通常很难早期被发现。一旦出现明显的刺激性咳嗽、痰中带血或咳血、胸痛、气短等症状到医院就诊时,往往已属中晚期。

了解治癌症的过去和现状。

近年来,医学家们一直在寻找有效治疗肺癌的方法。随着医学影像技术的进步,采用胸部低剂量螺旋CT扫描的方法,有助于及时发现早期肺癌。早期肺癌如果及时手术治疗,5年和10年生存率可达85%和50%以上。

人们常说,情况明、决心大。为此,我决心了解过去和现在治癌魔的状况。

4.宫颈癌:

首先,我手术不久,回到县城,让家属到县图书馆把所有有关治癌书藉,全部借来。分期分批浏览一遍,结论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巧至七八十年代,治癌一句话:“早发现、早治疗。”没有发现治癌的最佳方案、方剂。

可通过疫苗注射预防的癌症

接着,我亲自到县“新华书店”,选购了我至今尚保存的四本书:人民卫生出版社的《抗癌杂谈》、《抗癌中草药制剂》两本书,山西人民出版社的《癌症300问》,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的《胃大部切除术的早期并发症》。通过有选择地阅读,收获较大。我了解到,有许多中草药及偏、单、验方,对癌症有较好的抑制作用。

宫颈癌是最容易被治愈的癌症。如果能够早期发现,治愈率几乎可以达到100%。而且,目前世界上第一个成功研发的癌症疫苗就是宫颈癌疫苗。宫颈癌的高治愈率无疑让人类对战胜癌症的事业充满了更大的信心。

通过以上了解,我明白,抗癌这条路,只能在医生帮助下,靠自己去闯。

5.乳腺癌:

确定抗癌的指导思想、精神支柱、无畏精神

最适合个性化治疗的癌症

指导思想:要在战略上藐视癌症,它是可以战胜的;在战术上要重视它,即在治疗上要做到认真、到位。

乳腺癌是让所有女性倍感恐惧的癌症。它不仅危及生命,还让女人面临性别特征的残缺问题,是身体和心理杀伤力很大的恶性肿瘤。但现在乳腺癌已成为治愈率最高的癌症之一。如果早发现、早治疗,70%的女人仍能重新拥有健康。而且现在的医学发展水平已经最大程度地实现了保乳,让手术痛苦和对身体的损害减少到了最低程度。

精神支柱:要以当时的楷模人物——残疾人张海迪精神为支柱,坚信我能象张海迪那样战胜癌魔。

6.皮肤癌:

无畏精神:要学革命者、英雄好汉,为获新生,敢于冲出死牢的大无畏精神。

夏季更高发的癌症

明确抗癌的用药原则

皮肤癌是白种人常见的恶性肿瘤,但最近几年我国的发病率上升。值得欣慰的是,皮肤癌是很容易治愈的恶性肿瘤,前提是早发现、早治疗。专家发现,皮肤癌的发生与酸性的身体内环境有关。酸化的体液环境是正常细胞癌变的肥沃土壤,调整体液酸碱平衡,能有效预防皮肤癌。

我的抗癌用药原则,是两条腿走路。即一条坚持用医生开出的正规药物治疗;另一条充分利用民间丰富的偏、单、验方,有选择地进行治疗。一句话,正方与偏方相结合的治疗模式。具体做法如下:

7.胃癌:

甲、用正规方剂治疗

从传染病到慢性病的转变

我严格按医生制订的治疗方案进行。遵医嘱:只化疗、不放疗。我用医生开出的口服药、静脉注射剂,按要求定时、定量用药,按时停药。医生给我用过的药有:呋喃氟尿咪啶片、二喃氟啶片、五氟尿咪啶注射液、天仙丸、平消片。以上抗癌药中,呋喃氟尿咪啶片,用了四年,五氟尿咪啶注射液,静脉注射,穿插进行多次。另外,为了升白细胞,长期用过潢肝醇、利血生。为了增强免疫力,长期喝过人参蜂王浆、阿胶浆。在这期间,我每半年复查一次。每次复查中,大都情况正常,多次发现过“轻度”细胞异常增生。1993年上半年复查,从吻合口活检中,查出过“中度”细胞异常增生,离手术近十年,第一次出现“中度”异常。此时,医生发出警告:细胞异常增生分三度,轻度、中度、重度。如果“重度”出现,说明病又复发,又要手术,我根据医生的指数,用“干扰素”及增强免疫功能的中药,得以恢复。

我国一直是胃癌的高发区。青年人患胃癌的比例在持续增高中,15%的患者为40岁以下的年轻人。胃癌的治愈率也与是否早期发现有关。如果早发现、早治疗,胃癌也是治愈率超过60%的疾病。

在化疗过程中,各种抗癌药,毒副作用极大,留下我终生难忘的记忆。这里只说“五氟尿咪啶”的毒副作用。去省里复查带回该药,每次到县医院治疗室、护士给我在小腿的静脉上,注射250毫升五氟尿咪啶后,瘫痪于床,全身难受无力,难以言表。人们用大板车拖回家,卧床多日,茶饭不思。我的反应主要表现在消化系统,恶心拉稀,稀便如注,全是清水。此时的我,深感生不如死。我在痛苦中,想起了张海迪是那样的坚强,去战胜疫病;想起了要冲出死牢的革命者、英雄好汉,是那样的不怕吃尽千辛万苦,由于思想上战胜痛苦,所以对痛苦,忍受、再忍受,我不能不吃饭,这样下去身体就垮了,我叫家属熬点菠菜粥喝,可是喝后不久,被无情地排出体外,菠菜仍保持着鲜绿色不变。说明我的消化功能极差。但我仍坚持喝些小米粥、大米粥、面糊糊。因为我坚信电影《少林寺》中老和尚说的“酒肉穿肠过,佛在心中留”的话很有哲理。吃饭是一样,“饭菜穿肠过,营养腹中留”。只要放开心情,坚持吃些易消化的饭菜,人就能获得营养,增强抗病能力,从而战胜癌魔!这种信念,我在痛苦的化疗中,一直坚持、坚持、再坚持!

WH0的调查发现:50%的胃癌与幽门螺旋杆菌感染有关。而在我国,60%的胃病患者有幽门螺旋杆菌感染问题。有些专家甚至把胃癌称作“传染病”,因为幽门螺旋杆菌感染与中国人的“共餐”习惯有关,专家建议外食族应养成分餐或使用公筷的好习惯。

1988年下半年,我去医院复查发现,因为长期服用抗癌药,造血功能受到损害,白细胞降到4000个以下了。医生让我停止服用抗癌药。从此,我从1984年到1988年,整整4年的正规抗癌用药,全部停止了。

乙、用偏方治疗

我根据自己的病情,有选择地采用许多偏、单、验方进行治疗。1988年前,在正规抗癌药施治的同时,间歇、穿插、交替进行偏方治疗。1988年停止正规抗癌药治疗后,我只用偏方治疗,进行了三年。简述如下:

治癌的民间偏、单、验方,极为丰富,量之大,面之广,浩瀚如海,我一时无处下手,经详细分析后,决定先从别人用过而有效的方剂入手。

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官网发布于医学科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有些癌症是可以治愈的,如何衡量治愈的实现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